川普的陈情表

川普的陈情表

川普的陈情表

川普总统:非常感谢,我的美国同胞们。今天,我很自豪地宣布,我们已达成协议,结束停摆,重启联邦政府。大家都知道,我有个强有力的备用选择(宣布紧急状态),但现在我还不想用它。希望永远不必动用它。

我要感谢全体联邦雇员及其家庭成员。在困难面前,你们展现出了卓越的奉献精神。你们是高尚的人,是不可思议的爱国者。你们当中,有很多人受了远超常人的苦,但你们的家人会理解。你们关心我们的国家,关心我们的边境安全,你们不仅没有抱怨,很多时候你们还鼓励我继续向前。

再次感谢你们。全体美国人民,我向你们说声谢谢。你们绝非常人可比。我为你们是美国公民而感到骄傲。我经常说“让美国再次伟大”,如果没有你们,一切无从谈起。你们很伟大。

我将很快签署法案,让政府开门三周至2月15日。我将确保所有联邦雇员尽快拿到欠薪。我会请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 (McConnell)立即就开门法案发起投票。

经过36天的激烈辩论和对话,我已耳闻目睹了很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愿意抛开党派路线,将美国人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我相信他们会言出必行。他们已经表态,愿意支持完整的边境安全系统。他们终于完全承认,屏障、栅栏或围墙 – 怎么称呼你随意– 是解决方案的重要部分。

两院议员和领袖将联合组成协商委员会,立即审阅国土安全部专家的请求。他们不但是专家,而且是专业执法员,他们和我们通力合作。我要感谢边境巡逻员、ICE及所有执法人员。你们真了不起。

根据该领域专家的操作指导,他们将制定整套国土安全计划,交给我签署生效。

在接下来的21天里,我希望两党精诚合作。你们可借此机会携手并进,为我们美丽的国家谋福利。

如果我们达成了公平的协议,美国人民将为政府感到骄傲,因为这证明了我们可以在党争面前做到国家优先。我们向美国人民,向世界人民证明,两党能做到团结一心,保国安民。

尽管有很多分歧,但我确信,只要两党人士团结合作,我们就能为所有美国人达成真正伟大的安全协议。

边境墙不该是争议议题。过去15年里,我们国家建造了654英里长的屏障,和我谈过话的边境执法者都表示,边境墙很有用。它们确实很有用。不管你去哪,你都能发现它们很有用。以色列建了墙 – 成功率高达99.9%。我们建的墙不会有什么不同。

它们将罪犯拒于国门之外。它们让善良的人不会再踏上危险的旅途。他们之所以从他们的国家出发,长途跋涉几千英里,是因为他们认为,偷渡入境存在一丝希望。有了墙,他们便不会再心存侥幸。墙可以挡住毒品。墙可以大幅提高效率,执法队员的巡视范围将大幅扩大,所需人手比以前会少很多。这不过是常识。墙很有用。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民主党议员曾投票支持边境墙、实体屏障和坚固栅栏。我们正在建的并不是中世纪的墙。它们是旨在满足边境执法官需求的高效智能墙。这些墙由钢材组成,透过墙体可看到对面的情况,这一点很重要。除此之外,边境墙还将配备传感器、监视器、无人机等尖端科技。

我们并不需要横跨整个美墨边境的2000英里边境墙 – 我们就不曾需要过;我们没有提过;我们从没想过 – 因为我们在南部边境已经有了很多天然屏障,人工制造的墙体不可能比它们还要好。这些天然屏障已经存在了几百万年。

我们的方案是在已事先确定的高风险地段修筑边境墙,阻止非移和毒品入境。边境巡逻队已经把这些地方专门标了出来。没有实体屏障,任何边境安全计划都不会产生效果。就是单纯的无效。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增派人手,增强毒品检测科技,推进入境口岸的现代化改造。更新损耗严重的老旧设备是我们的共识,此举将使商业交流更迅捷,更安全。这些关键投资将促进经入境口岸合法出入的商旅贸易。

我们的计划还包括为冒险北上的可怜人提供急需的人道主义援助,他们受尽了人贩子和毒贩子的折磨。

如果要结束南部边境人道主义和安全危机,国会就必须批准我们的请求。如若不然,危机不可能解除。

南部边境危机是我们的国家安全威胁,它将数千美国人的生命置于险地。犯罪集团,毒品恐怖分子,MS-13等跨国团伙和人口贩子肆无忌惮地违反美国法律,在无辜的社区制造恐惧。

人口贩运的受害者是妇女和儿童。信不信由你,儿童受的苦可能还小点。女人被绑了起来,脸和嘴被胶带封住。很多时候,她们甚至无法呼吸。她们被扔进汽车或卡车的后备厢里。她们不是从入境口岸进来,而是被运到沙漠里或是其他什么地方,从没有边境防护的地方偷渡进来。没人能抓到他们。没人能找到他们。

他们不能从入境口岸进来,如果他们从那进,人们就会发现四个女人坐在货车里,脸被胶带蒙住,嘴被胶带封住。这样是不行的。

由于因特网的出现,人口贩卖人口成了最大的问题,大得超过你的想象。人口贩卖问题现在是前所未有的严峻。这不单是美国的问题,这是全世界的问题。但他们从没有防护的地方进来 – 没有钢栅栏,没有铁丝网,谁也拦不住。如果修了墙,我们100%可挡住。

这些凶残的犯罪团伙用贩卖人口挣到的利润在整个西半球开展罪恶行动,破坏地区稳定。

仅去年,ICE执法官遣返的非移里,就有1000人已知或被怀疑是MS-13等恶劣犯罪团伙的成员。这些人品行卑劣,凶残可怕。在过去两年里,ICE执法官在美国境内逮捕了26.6万非移罪犯,他们犯下了10万起袭击案,3万起性侵案,4000起暴力凶杀案。这是可以阻止的。

海量的致命毒品 – 包括甲基苯丙胺、芬太尼、海洛因和可卡因 – 通过南部边境走私入境,流入美国校园和社区。毒品每年杀死7万多美国人,耗费7000亿美元的社会财富。

非法移民汹汹涌入,远远超过了联邦部门的承载负荷,我们的移民系统早已到了极限。每天有将近50个移民被送到医疗中心接受救治 – 他们病得很重 – 因此边境危机也是健康危机。巨大的健康危机。如果不亲临现场,你根本想象不到危机有多严重。

过去数年,你们一直听说我们的移民法庭里积压了80万起案件,现在的数字远比这还要高。不过,想想看:之所以积压了这么多,是因为我们的法律过时了。我们的移民法成了全世界的笑柄,很早以前就是了。

我们没有足够的空间或资源拘捕、收容、审查、筛查和安全处理如此数目庞大的非法移民。简而言之,我们无法控制谁能进入我们的国家,无法控制他们来自哪里,他们是谁或他们为什么要来。

所以多年来,公共安全始终处于严重危险之中。我们要化解这个危险。这并不难。只要给资源,很容易解决。

上个月已是连续第三个月,在南部边境有6万人被捕。想想看。我们逮捕了6万人。他们可以塞满一个体育场,一个很大的体育场。

被抓的人里面有很多人是罪犯,但这么多人之所以想来,是因为我们的经济非常强劲。我们的经济举世无双。现在发生的这些事你也看见了。你没有地方收容他们,没有办法迅速遣返他们。遣返不了是因为我们的法律过时老旧,漏洞百出。

国会如果不给资源,我们就不得不释放这些人,让他们进入我们的社区,这就是所谓的“抓了就放”,我们不想这样。你抓住他们后,立马就得放掉,哪怕他们是罪犯。你没法将他们遣返回国,所以他们就进入了我们的国家,躲到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我们尽可能地少放人,但他们来的太多了。

没有一个民主党议员愿意把非移放进他们的选区或州。至于为什么,我想他们心里很清楚。这就是接下来三周我们所要讨论的。

令人痛苦的现实是,非法移民所制造的沉重紧急负担,落在了低收入美国人的肩上,这其中就包括数百万遵纪守法热爱美国,为美国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合法移民。

作为三军总司令,我的首要任务就是保卫我们伟大的国家。我们不能把国家的边境控制权交给境外团伙,人口贩子和毒贩子。我们希望未来的美国人通过择优体系合法地进入美国。我们需要移民。我们有很多大公司正在回迁。我们的失业率史上最低,就业数字史上最好。美国从没有过这么多的工作人口。我们需要移民来帮助我们 – 农场,以及所有正在回迁的大公司。是的,大公司最终又回来了。人们说这不可能。但企业回归正在发生。

我们希望他们享受安全、自由和法治的福泽。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边境防卫,我们就无法守护和给予这些福泽。

我相信,如果加强南部边境,我们国家的犯罪率就会下降很多个百分点。我相信,经南部边境流入的毒品也会下降很多个百分点,降幅之大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所以,让我们让搞清楚一点:除了修建坚固的墙或钢栅栏,我们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从国会得不到公平的协议,政府或在2月15日关闭,或者我会使用法律和美国宪法所赋予我的权力,处置这个紧急事件。我们将获得大量安全保障。

我要感谢你们所有人。非常感谢。

Related Articles

Leave a Reply

Close
Close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Clos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