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关门攻防战:Drain the Swamp – 三十年一遇的机遇(中)

政府关门攻防战:Drain the Swamp – 三十年一遇的机遇(中)

政府关门攻防战:Drain the Swamp – 三十年一遇的机遇(中)

--- 时,势,人的完美契合。

政府停摆即将进入第三周,双方依旧剑拔弩张,没有任何和解的迹象。白宫和国会的边境墙谈判不欢而散,特朗普愤而离席,拂袖而去。

共和党手握国会两年,却没能建起钢铁长城。如今众议院陷落,立法事业举步维艰。然而福祸相依。修墙的最佳时机,恰恰是现在。特朗普已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三大优势,能够在修墙战中笑到最后

毕竟,修墙战的决胜地,不一定是国会山。除了紧急状态,还有其他非常手段

1:天时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有权向国会要求修墙款,或是征调军队修建围栏。然而凡事讲究师出有名,为政举措越深彻,对时机的要求就越苛刻。因此

1)修墙法案不能在2017年出台。

特朗普彼时新入白宫,根基尚未稳固。民主党来势汹汹,共和党人心浮动,绝大多数美国人对边境墙持反对态度。根据Quinnipiac民调,2017年年初边境墙的支持率仅有33%,可谓“惨不忍睹”。

不仅如此,特朗普就任后,非法越境人数呈断崖式下降,在2017年1月跌到了17年以来的最低点,直到2018年才恢复到往年的水平。于此种情形下,特朗普的边境墙倡议很难让人信服。

已经降得这么低了,何必再费钱修墙?

所以在2017年,特朗普的首要任务是稳固自身根基,在融入共和党的同时,对共和党进行特朗普主义改造。如果无法在华府站稳脚跟,即使他拥有钢铁般的意志,洞若观火的智识,也终将一事无成。

特朗普能做的,只有一边应付无休无止的通俄闹剧,一边兢兢业业,完成减税去监管等共和党的传统事业。作为其最激进的政治主张之一,边境墙法案只能暂且搁置。除非,特朗普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例如。某月某日,突然出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非移大军,他们冲击南部边境,制造了巨大的破坏。如此,特朗普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宣布边境戒严,建造坚实的壁垒。

然而,上天并没有给他这么一个机会。

2)修墙法案也不能在2018年出台(或者更确切点,1月1日至11月6日)

2018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议员们忙于竞选活动,在立法事项上会变得异常谨慎,以免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对蓝区和摇摆区的共和党议员更是如此。

此前三次废立ACA失败,已经给其中不少人的选情蒙上了阴影。如果他们再在边境墙议题上贸然表态,极有遭到毁灭性打击。强硬的反移民立场固然能强化MAGA小红帽的支持,但在蓝区摇摆区,仅有小红帽的支持是不够的。如果遭到了独立选民和民主党选民的抛弃,共和党候选人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他们没有任何意愿,为边境墙法案投上神圣的一票。

当然,最终中选结果表明,走中间路线的共和党候选人基本都输了。他们不但没有争取到对方阵营的支持,还遭到了MAGA小红帽的唾弃。然而这是后话,谁能事先想到呢?

3)2019年年初是打响修墙战的最佳时机。原因有二:

1.没有选举压力

中选刚刚尘埃落定,2020大选还有将近两年。政府关门纵使对特朗普和共和党有负面影响,也不可能持续到2020年竞选周期。世界是如此丰富多彩,人们是如此喜新厌旧,过得一两个月,谁还记得2019年年初的关门危机?也许那时,CNN,NBC等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已经换成了特朗普与某位火辣女郎不得不说的床边故事。

2013年,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一手导演了关门危机,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们在2014年中选里大获全胜。

2.大篷车移民

大篷车移民的出现,使特朗普的修墙倡议师出有名。在数月来24小时不间断的媒体攻势下,民众的边境安全意识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现在,又有一支1.5万人的大篷车移民军即将从洪都拉斯出发,规模是先前的两倍。这为特朗普动用封锁边境等非常规手段提供了绝佳的理由。他无需再和冥顽不灵的佩洛西纠缠,可以绕过国会修起长城。

当然,没有大篷车移民,边境危机依然存在。然而,要使民众,尤其是远离边境的民众,意识到南部边境的处境,最有效的办法是激起他们情感的共鸣。举着洪都拉斯国旗,如潮水般冲击边境围栏的大篷车移民,足以让常识尚存的民众不寒而栗

三国联军进犯美墨边境

向直升机扔石块

暴力冲击围栏

摆事实讲道理,重要吗?重要。但普通人哪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研究各种详实缜密的数据图表?对于他们,情感的冲击,比理智的讲解,要有用得多。

2:地利

这里的地利并非山川形胜,而是特朗普在华府的地位。特朗普虽贵为国家元首,但他毕竟是个政治素人。面对冥顽不灵的建制派元老,面对盘根错节、暗流涌动的白宫国会山,特朗普手里的对策非常有限。

上任伊始,特朗普即陷入通俄旋涡,难以脱身。心腹干将弗林中了FBI的暗算,沦为阶下囚。禁穆令被联邦法官阻止了三次,迟迟无法实施。废立ACA的宏愿,也因为麦凯恩三人组的倒戈,化为东流之水,消逝无形。共和党八年来矢志不移的事业都遭遇了如此挫折,极具争议的修墙法案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可想而知。

麦凯恩投出决定性的反对票,龟丞相双臂抱胸,面如寒霜。

麦凯恩三人组的滑稽表演,使共和党成为全美笑柄。中选过后,不幸落败的共和党议员 Lewis 甚至在WSJ上刊文,矛头直指麦凯恩。

在2017年7月28日,麦凯恩投下反对票的那一刻,共和党已经失去了众议院。

强推边境墙法案,只能让这种闹剧重演一次。被民主党用filibuster打败并不可耻,但再被自己人打败,无论是对特朗普还是对共和党,都是灾难

这一切直到2018年8月25日,才发生了根本性逆转。在参议院为所欲为的越南战俘麦凯恩,终究抵抗不了上帝的召唤。叛军首领倒台后,特朗普顺利解决了科克、弗雷克、麦考斯基、柯林斯,完成了共和党的整合。

详情请阅读:共和党:特朗普主义的伟大改造

如今,特朗普已经确立了党内的绝对权威。罗姆尼新年伊始来势汹汹,但并不敢在正式投票中违逆特朗普

弗雷克和科克被迫退休后,麦考斯基和柯林斯也安分了许多。最近政府关门,这两人大吐苦水。但自始至终,她们都没有攻击特朗普本人

特朗普终于从政治素人升格为了政治家,如今,他已占据了共和党的制高点。

3:人和

1)边境墙已有了相当可观的民意支持

随着大篷车移民的持续发酵,修墙呼声日益高涨。

Quinnipiac 民调:43%的人支持修墙。支持率较2017年4月上升了10个百分点

The Hill民调:49%支持,51%反对。接近对半开

Politico民调:44%支持,47%反对

Rasmussenreports 民调:46%支持,48%反对。支持率较2017年9月上升了9个百分点

跟多民调分析请阅读:Drain the Swamp:三十年一遇的机遇(上)

随着1月底,史上最大规模的大篷车移民挥师北上,民众的边境安全意识只会更甚于以往。届时,特朗普再采取非常规措施,民间阻力会小很多

2)政府只是部分停摆

在此次关门危机中,政府部门仅有四分之一停摆,对民生的影响微乎其微。根据Rasmussenreports 民调,63%的选民表示没有受任何影响,25%的选民表示,自己所受的影响忽略不计

普通民众只要没有切肤之痛,他们就拿不出多少热情要求政府开门。所谓“大多数人将政府关门归咎于特朗普”,终究只是流于形式,没有实质。特朗普政府并不会有太多压力

3)共和党团结一心

媒体鼓噪造势“共和党军心不稳,大批议员即将叛变”。Politico 甚至援引“消息人士”称“将有15 – 25名共和党议员倒向民主党怀抱”。

然而结果呢?

12月月底的边境墙预算案:8人倒戈;

佩洛西的预算案A – 剔除修墙款,其余全额拨付:7人倒戈;

佩洛西的预算案B – 给除国土安全部以外的部门拨付全款:8人倒戈

作为对比,2013年政府关门期间,共和党每提出一份预算案,都至少有20多名民主党议员倒戈。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退伍军人福利法案,竟然有35个民主党议员投了赞成票。他们在关门危机里展现出的忠诚,远远不如共和党人。

不仅如此,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现任主席Lindsey Granham 已开始为“紧急状态”造势

总统先生,民主党没法真诚地和你合作。宣布紧急状态,现在就开始建墙吧!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采取非常手段修筑边境墙,将成为共和党的共识。

结语:入主白宫两年后,特朗普终于迎来了兴修边境墙的绝佳机遇

天时上,近年来规模最大的大篷车移民,为特朗普采取非常规措施提供了绝佳的理由。没有选举压力,共和党可放手一搏。仅四分之一的部门停摆,把对民生的搅扰降到了最低。政府并不会面临太多民间压力。

地利上,特朗普已成为共和党的最高领袖。令行禁止,纪律严明。罗姆尼、柯林斯等纵有怨言,也不会在正式表决里倒戈相向。

人和上,边境墙的支持率稳步上涨,已接近50%。共和党上下齐心,展现出来的团结精神,远远强于民主党当年。参议院元老更是带头表态,为“紧急状态”造势。

诚然,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会对边境墙事业造成极大的阻碍。但如今的特朗普,不再是2017年那个孤独的战士。他能调动共和党全党,外加将近半数的民众,和民主党一决雌雄。

此次关门危机,最终将以非常规手段解决。紧急状态的风险太高,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修墙手段。在下期文章里。笔者将分析特朗普可能采取的策略以及关门危机的最终结局敬请期待。

Related Articles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lose
Close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Close

Close